頭等艙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倒了!

//疫情衝擊全球觀光業,日本連鎖膠囊旅館First Cabin母公司及四家子公司於4月24日向東京地方法院聲請破產,位於築地、京橋、都河原町三条、京都嵐山及柏葉等五家直營店即日起停業,並解僱400名員工,據報五家公司負債總額約37億日圓(約3445萬美元)。
First Cabin開業於2006年,在日本全國有26間分店,每晚客房價格4000至6000日圓(約288至432港元)。在東京奧運前夕,日本旅館業競爭趨激烈,First Cabin在截至2019年3月的一個財政年度,已出現8600萬日圓(約620萬港元)赤字。至今年各地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其入住率於3至4月跌至只有一成,日本政府因應疫情發布緊急狀態令後,集團旗下部分旅館關閉,最終宣告破產。

疫情來襲牽連甚廣,以飛機頭等艙為概念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不敵疫情聲請破產!而最近一次入住是2018年8月,趁著築地場內市場搬遷前的最後光景,要一睹吞拿魚競投拍賣活動,由於每一營業日僅開放兩場共120人進場觀看,特意安排入住築地市場附近的First Cabin,方便清晨徙步到築地魚市場,爭先搶位參加呑拿魚競投拍賣的「見學體驗」!

前一晚在錦系町獨食牡蠣拉麵,返回膠囊旅館經已晚上9點鐘,趕緊洗完澡就倒頭大睡,準備翌日半夜出發到築地市場,因此幾乎沒有好好享用館內的設施,不過要在東京愜意度過其實也是妄想啊,待在東京總是早出晚歸,比上班更忙,如今已經沒機會入住第二次,以下就記錄一下關於我入住膠囊旅館First Cabin的小遊記。

〝First Cabin〞這個名字改得真好,擺到明讓你有如頭等艙位的貴賓服務,說是膠囊旅館則價比商務,是我住過的膠囊旅館裡,最不像膠囊的一間。單是大樓的純黑牆身、正門入口的裝飾木條,已經感覺到這間具有特色又有質感的膠囊旅館,從登記入住開始,有身穿空姐制服的櫃檯姐姐熱情招待,大堂前的長型走廊,有時髦的吧檯咖啡角Cafe & Bar 15,配合深色系木材為主的裝潢,顯得沉穩優雅,內部也沒有廉價的感覺。

而我選擇入住的所謂膠囊床,比起傳統上下格棺材房大得多,正確來說算是「個室」,擺不下大行李箱,卻可以站在床上,而收納間隔位也別出心裁,再高級一點有特大雙人床及走動空間,說起來就是比照飛機頭等艙的設備,確是奢華得多,絕對不是青蛙代言「安心お宿」的貨色。至於睡眠質素嘛,把走廊的行人當作機艙走道吧,吵雜聲總是有一點的,除此之外其他共同空間如大浴池、洗手間、閱讀室,以及自動販賣機等設施也相當齊備,可惜的是我入住目的就是宿半宵兼且半夜出門,一杯咖啡、一本書、一頓早餐都沒有過。(先說唷,這篇不是廣告文,畢竟都破產停止營業啦,要不是倒閉的話都不會有這篇小遊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