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西澳, 再見了

又再回到熟悉的柏斯, 今次待一星期就離開了
剛到達柏斯車站的時候, 背著很重的背包還有行李箱、手挽袋去找旅館
在些之前其實都知道有很多旅館都幾乎爆滿, 很擔心沒有床位呢
直到接到joyce的電話, 確定了有很多的旅館都滿了
幸好joyce他們找到YMCA的旅館, 一間房間$79, 不然我要背著東西到處找
但只可以住一個晚上, 翌日晚上要另覓地方, 所以放下行李後
到附近再找明天的床位, 最後就在Perth city YHA住了一星期

回到柏斯的翌日, 原來有小型花式飛機的活動, 難怪街上擠滿人
而旅館都幾乎爆滿, 不過我都沒有去看這個活動, 只是在市區聽到飛機引擎聲
可能是因為旺季, YHA在10月1至12月15都提高了價格, 其他旅館亦加價
到了聖誕新年的期間, 或者可能更貴呢

跟Joyce、強、飛還有他們的韓國朋友去了唐人街的餐館吃晚餐
真的很開心吃了五菜一湯一甜品的飯局, 或者之後我一個人都未必可再吃到
翌日又一起去吃燒味飯, 都是一些令人思鄉的飯菜, 因為很久沒有吃過了
然後就送別他們暫時分道揚鑣了, 而我會一個人在澳洲到處去

隨後的一星期, 去了銀行、稅局、訂機票、訂旅館、圖書館上網查詢資料
現在機票、旅館連旅團排到12月, 一切安排妥當等待出發, 花了大約au$3000
還有寄了一些東西回去香港, 因為現在也大概知道什麼東西是不需要
不然我的行李箱、背包負荷不來了, 快要過居無定所的日子, 行李愈輕便愈好

有時間坐在草地上看書、在市區亂逛、在Cottesloe Beach曬太陽、逛博物館
時間慢慢的過頗寫意自在, 還去了King’s Park拍攝夜景
或者我去到每一城市, 都會拍當地的夜景作為記念, 到此一遊
在這邊的晚上, 到八時仍未天黑, 日照比香港的夏天還要更長呢
雖然澳洲現在是夏天, 但一日依然四季, 一到晚上就要披上外套

最後一星期的柏斯過得很充實, 不至於有了假期則無聊事幹
在最後兩日, susan從農場回來柏斯放假, 這兩天都跟她去逛街、吃飯、拍照
坐下聊天分享了很多東西, 包括愛情、待人、想法等等
她說我的思想、想法有點像29歲, 想法成熟一點亦算是好事吧
最後一天遇上NorthBridge Festival, 很開心臨走之前逛過好像開派對的街上
還有她有送我一大包朱古力、糖果等零食, 下一次見面不是澳洲就是香港了
台灣妹妹們, 確定回去台灣的時候經香港就找我!!

要離開生活了半年的西澳了! 再見!

下一站會到北領地的達爾文(Darwin), 隨後一直南下至墨爾本(Melbourne)
途經卡卡度國家公園(kakadu)、愛麗斯泉(Alice Spring)、烏奴奴(Uluru)、
彩虹谷(Rainbow Valley)、阿德萊德(Adelaide)等
在Darwin逗留4天後, 就隨團玩14天的Darwin至Adelaide
一抵達Adelaide, 就隨即趕上夜機到墨爾本(Melbourne)

11月11日前往達爾文(Darwin)
11月15日出發為期14天的澳洲中部旅行團(Darwin-Adelaide)
11月28日抵達阿德萊德(Adelaide), 夜機前往墨爾本(Melbourne)
12月中前住悉尼(Sydney)

Homestay的生活

在homestay住了大既兩個星期
在柏斯市北上大約20分鐘車程的一個地方叫Yokine
附近環境寧靜, 人少車少而且地區規劃完善, 不遠處就有超市、社區圖書館

房東是joyce工作的酒家的同事, 他很歡迎我們到他家住
他們一家是當地的華人家庭, 家中都是普通都華人家庭擺設, 環境也不錯
當日搬東西到他家, 之後晚上作客宴請我們一起吃飯, 有久違的豆腐呢
再晚一點房東載我們去了East Perth的賭場, 是我第一次進入賭場
之前去的只不過是郵輪上的小型賭場而已, 我玩了老虎機輸了au$1
小賭怡情吧, 哈!join了club還有免費飲品呢, 翌日就入住他家了

第一晚, 臨睡時, 可能太靜加上房間對我而已實在太大, 比起香港的房間大4倍
有回音以及經常感覺背後有人這樣子, 我要聽著mp3有點聲音嘈一點
而且我要在房間平均每處都放著東西, 因為我覺得房間空蕩蕩沒有安全感
今次是我來澳之後一個人獨處一間房間, 感覺還好吧

住了一陣子發覺出入市區有一點不方便, 我指的是來回交通費不便宜的
沒什麼事還是留在家比較好, 有一天只有我一個在家很悶騷呢
在香港我不會編排時間, 但在這裡先得要想一想有什麼事要做
把時間表塞得滿滿, 做每一件事慢半拍, 否則整天都呆透了
還有的是, 這裡太寧靜, 靜得吞口水都聽得很清楚, 有時候晚上夜深回來
不論我輕輕的走過、開關門慢一點, 但還是嘈醒了房東

大既住了一星期, 我們跟房東家人又去賭場, 晚上又到酒店吃自助餐
是最豪的一次晚餐, 有8折每人au$29, 吃了很多東西真的飽到上喉嚨
因為很久沒有吃過一頓好的, 所以就吃了很多, 最好吃的是凍品的蠔、蟹肉
還有菇湯呢, 不知道下一次的最豪晚餐何時再吃得到呢

平常在家大部分時間都是看電視, 他家可以看得到tvb在海外的頻道tvbj
還有與香港同步的tvbn台, 每一晚我都會追看溏心風暴、師奶兵團
我看的時候, 香港早已播映完畢了, 當然我人在澳洲卻不知道結局如何
不過在這邊我也來不及看大結局, 因為後來我去農場了
還有我學會了國際象棋, 比起中國象棋好玩易學得多…哈

最開心的有兩次都是跟房東家人還有親戚去了天鵝湖、海邊
在天鵝湖, 因為房東的大兒子大一歲, 我們就去這個地方野餐、遊玩慶祝生日
有拍照、放風爭、溜狗跑、還有我這個大細路跟小細路到處拍照, 十分寫意
天鵝湖的景色優美, 加上附近的花草樹林令人心曠神怡, 個人心靈反而寂靜
很想自己一個人獨自在湖邊發呆, 加上接近黃昏天色相當美, 卻有點想念香港

另一次是假日, 大家沒事做就出來去遠一點的地方逛逛, 去了海邊的一個地方
很久沒有看到大海了!!不要以為柏斯市區看到的是大海, 其實是好闊的河
幸運的話可以看到鯨魚, 我則沒看到, 只是我後來聽同樣來自香港的朋友說的
我們在附近的市集逛, 其實好像香港的黃金海岸, 當然這邊熱鬧點還有水族館
不過我們沒有去, 反正我想去的是悉尼的水族館, 到些一遊就已經很開心了

住到最後一晚, 翌日早上5點就起床出發坐車到gingin的地方開始我的農場生活了
多謝房東一家對我們的招待, 每一晚都會拿宵夜給我們, 過了很愉快的兩星期

與拍檔出現分歧

無奈, 還是不作聲比較好, 不希望反而說得更糟, 誤解更深
有些小誤解便由他去吧, 總好過演變得愈演愈烈的誤解

自己從來只有自己最清楚了解, 從別人口中說出來的, 多少扭曲事實
一樣他認為的東西, 說什麼都是這樣子, 一個人的立場永遠認為自己是對的
是標準的基準點, 當自己的標準套在別人的身上, 則會覺得跟自己出現了分歧
或者可能別人沒什麼事的, 只是大家的立場、觀念不同
自己亦不能去改變他人使得跟自己的立場一樣
早前我亦說過, 為什麼我每一次都是我做好人, 反被說成另一回事
累了, 有誤解由它去吧, 生氣了一次, 兩次, 再三次, 都己麻目沒有怨氣了
是十分無奈、無言, 生氣又不是, 不生氣又不是
解釋只會被說成我為自己辯護, 你是你, 我是我, 大家都不可以去改變對方
現在和好了, 沒有什麼事, 相處就互補對方的缺點
而我亦不執著了, 忍一忍、讓一讓就風平浪靜了

第二彈: 我在柏斯的假期

呢段時間像渡假一樣, 很寫意、優閒, 每天都不知道下一分鐘有什麼驚喜事情
初到埗幾日的確心理受很大的衝突, 身邊的人、物、所有東西
跟我平常接觸的180度轉變, 變得很陌生、無奈, 是有一種好想回家的感覺
慢慢心情平衡一點之後, 現在, 我很享受柏斯的寫意人生
有空閒就跑去大草坪曬一下太陽, 這裡的天空近乎完美蔚藍的天色
黃昏的時候天色由藍橙紅漸變成天黑, 加上可能緯度高, 看起來的天空很廣闊
還感覺到天空是圓的, 我想在香港不可能看得到的
朋友們, 看到照片了嗎? 我在這邊活得很好呢, 不用擔心啦

http://video.xanga.com/princejim/8c23a357888/video.html
加插短片!!my share house, 其他下次補上

第一彈: 我在柏斯的假期

攝於 Fremantle

Working or Holiday

Working
在柏斯找工作的話, 華人社區很容易就找到一兩份待應、洗碗工作
有車牌可以做送貨員, 還有貨物上架、起肉員、包裝員等最多的還是待應吧
這個星期我做過兩天洗碗、一天待應, 不過現在我已經放假三天沒做了

洗碗我不太想做, 一個在香港我想也不會想的職業, 穿了一身賣魚佬的樣子
不停用水槍噴射, 之後入自動洗碗機, 辛苦就還好, 只不過苦了我的少爺手
因為用了潔淨力強的蜆液加水, 把碗盤過水就已經很乾淨…雙手不停浸泡
來自香港的阿姨叫我不要用手套, 洗手盤深用手套反而變成盛水手套更糟
做了兩天就不做了, 如果再做的話我一定要用手套, 我的少爺手經不起傷了

跟老闆說洗碗那個我不做了, 其實我洗碗做得很快了, 只是我不想我的手受罪
當老闆知道我不做了, 面色一沉之後跟我說, “當然啦, 你做那麼慢, 做不來吧"
我只是不做而已, 我還反駁"我不是做不來, 我只是不想做"

除了洗碗還有做過待應, 相對洗碗的工作算是賺得最容易了, 工作機會又多
不過有一點就是, 要承受很多閒言閒語, 再難聽都有呢, 我也是因此而不做了
我有跟她講, 我從來沒有做過待應, 她說放心會教我, 我覺得試試看吧
“你沒有做過我不會罵你, 但是我只說一次不要問我第二次"
“這就是鐵觀音、香片、菊花….如果他要chinese tea就香片好了"
“樓上也可以沖茶, 這就是香片、菊花、鐵觀音…不要搞錯次序啊"
“跟我來, 樓上在這邊開始檯號11號一直數, 沒有14號的, 再來樓下"
“這邊1號開始一直數, 有4號的, 還有這張是5a,5b,6a.6b"
“在這邊就是碗、碟、筷子、匙、紙巾, 你知道如何拿嗎? 要這樣的"
“好, 還有什麼呢, !#!@@#%^$^#%%*"

以上是教我的人用DJ口吻一直講, 快到記也記不住了, 還聲明說不要問第二次
我也不管了, 在4個小時裡面, 事先還未熟習環境, 在哪裡取菜上桌我也不知道
還要我記住S/S肉是咭魯肉, 油KL是芥蘭, 四川雞、牛上檯前要加花生
什麼菜要加什麼什麼, 天啊!!我那得聰明得每道菜是什麼來? 我食也未食過啊
結果我整晚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我又不知道是什麼菜、什麼荼葉
之後他們幾個是留學生的待應一直說我什麼什麼的, 我一直沉住氣
她跟我說你十點就收工了, 這就是工資, 還有收工飯, 我謝謝都沒有講就走了

所以我說了, 不要想像工作是那麼容易, 即使賺錢容易, 做得不開心就不要做
我來澳洲是希望有一個難忘又快樂的一年, 我不是要來比人罵的
這班同樣來自香港的留學生, 還有華人老闆, 算了不要抱太大期望可以關照你
我個人覺得澳洲留學生自視過高, 跟香港高材生一樣, 態度更是乳臭未乾的
我真的不喜歡呢, 當然我不是一竹高打一船人, 有一些是例外的

Holiday

之後的三天我都是在柏斯遊走, 我剛剛在草地上曬太陽過得很寫意呢
空閒的時候都是在床上休息、看書, 出去逛一逛超市、SHOPPING MALL
發現了很多我初來沒發現的, 有戲院、書店、糖果店(是一間硬製品小店)
還發現很多雜貨店, 可以買便宜的菜煮飯呢, 煮一餐好的給自己, 不要生病唷
所以有空還是出去走一走不要呆在房間裡了, 沒事做都去曬一下太陽吧

美好的第一星期

待了栢斯一星期了, 一切都食好住好呢

想起下機的第一天, 真的很倒楣…
上機前, 已經知道我沒有預訂當地一間hostel的床位,
要承擔可能第一日無地方住的風險, 下機後去到hostel, 幸好床位解決了,
誰不知hostel來了火警…火警鐘響起就是了, 根本沒有火警呢,
消防員因應安全問題要先切斷電源..害我跟朋友跑去其他hostel投宿,
可惜住的是殘缺而快將崩塌的the grand hostel, 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我住這裡

幸好在找工作的介紹中心遇上香港backpacker,
入住了乾淨企理又有古堡大門口的 the old swan barracks, 其他都變得很順利
在這個hostel, 認識了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 有英美、台灣、日本、韓國
所聽見的英語, 都夾雜了很多不同地方口音…聽死我了!!我英文又不太好嘛
而且國語亦派上用場, 我靠台灣娛樂節目學回來的國語跟台灣朋友聊天
洋鬼子嘛, 有用上廣東話呢, 因為這個朋友喜歡香港所以有學一點廣東話
基本溝通都無問題, 雖然經常講粗口但我覺得他的語言天份非常好

在柏斯, 無論飲食、日常用品對於我而言價格貴得驚人…
都不知道是我沒有錢還是人家太多錢呢, 很多東西都買不下手
開始了我格價、應慳得慳的生活, 同時發掘了很多新奇百怪的東西
現在, 每一天都會跟朋友去買餸煮飯, 看到其他地方的market都會走一走
看看有沒有更便宜的食物材料, 每一餐的用錢很少但食得很足夠
一包粗條麵、蕃茄醬、煙肉, 大約au$4-5(hk$30), 有3個人share已經很飽了

早上跟午餐都有hostel提供麵包、果醬及牛油, 當然免費的盡量取而盡之了
所以每一天的用錢大部分都花在住宿上, 同時我亦要快快找一份工作吧
很希望可以在柏斯的餐廳大食一番, 不要壞了肚子啊

當然, 第一星期我們都有到處去玩吧
第一天在柏斯市中心遊覽、熟習環境, 而我不知道為什麼走一走就記住了
多得我的地理常識吧, 之後不繼向外走一走, 最遠去了城鎮仔fremantle
參觀了fremantle prison、the round house、city centre, 很漂亮的海邊呢
亦有去了perth zoo..看到澳洲國寶樹熊、袋鼠, 亦有親手餵長頸鹿
亦有試過弄點食物去公園席地而坐野餐呢, 一切都過得很美好、快樂
沒有第一天那麼糟的心情, 我開始逐漸習慣這裡的生活節奏

*澳洲的自來水可以即時飲用, 而我疑惑了幾天才敢飲呢…哈
**澳洲的貨幣與香港相反, 金色硬幣以元為單位, 銀色則以毫子為單位,
銀碼愈大硬幣愈細, 初頭幾天差點把2元當成2毫子啊, au$2=hk$14!!

哭泣街頭

我已經抵達澳洲栢斯幾日了, 一切都平安
在這兩天, 心情有很大的轉變…上機前, 心態上一直都停留在香港
同時亦沒有那種我要去澳洲的感覺, 即是沒有真實感, 不敢相信我要去澳洲一整年
畢竟我從不離開過我的家那麼久, 去旅遊亦只不過五、六天而已

在前往的機上, 熄掉所有的燈, 而我則遲遲不能入睡. 提起筆寫日記
在些, 我感受到我真的離開香港的家人、朋友還有我的親愛, 想念你們

到了當地之後, 開了電話卡可以打回香港了, 第一個我打給我媽
誰不知我聽了一句媽媽的"喂"..我已經淚如泉湧, 灑淚在街頭的電話亭
我不管其他人的眼色盡情地在電話亭哭, 我沒有想到我會哭得如此這樣
我真的很想念我媽呢…明明在機場壓抑得很好的

本來都想打給第二個的, 不過哭成這樣只好改天再打好了

MObile: 0421075479
E-mail: yeahjim2091@yahoo.com.hk

時間所限, 下次再繼續寫吧!!而家搭火車去第度既market買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