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等艙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倒了!

//疫情衝擊全球觀光業,日本連鎖膠囊旅館First Cabin母公司及四家子公司於4月24日向東京地方法院聲請破產,位於築地、京橋、都河原町三条、京都嵐山及柏葉等五家直營店即日起停業,並解僱400名員工,據報五家公司負債總額約37億日圓(約3445萬美元)。
First Cabin開業於2006年,在日本全國有26間分店,每晚客房價格4000至6000日圓(約288至432港元)。在東京奧運前夕,日本旅館業競爭趨激烈,First Cabin在截至2019年3月的一個財政年度,已出現8600萬日圓(約620萬港元)赤字。至今年各地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其入住率於3至4月跌至只有一成,日本政府因應疫情發布緊急狀態令後,集團旗下部分旅館關閉,最終宣告破產。

疫情來襲牽連甚廣,以飛機頭等艙為概念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不敵疫情聲請破產!而最近一次入住是2018年8月,趁著築地場內市場搬遷前的最後光景,要一睹吞拿魚競投拍賣活動,由於每一營業日僅開放兩場共120人進場觀看,特意安排入住築地市場附近的First Cabin,方便清晨徙步到築地魚市場,爭先搶位參加呑拿魚競投拍賣的「見學體驗」!

前一晚在錦系町獨食牡蠣拉麵,返回膠囊旅館經已晚上9點鐘,趕緊洗完澡就倒頭大睡,準備翌日半夜出發到築地市場,因此幾乎沒有好好享用館內的設施,不過要在東京愜意度過其實也是妄想啊,待在東京總是早出晚歸,比上班更忙,如今已經沒機會入住第二次,以下就記錄一下關於我入住膠囊旅館First Cabin的小遊記。 繼續閱讀

逃出羊角島

IMG_4009
0905_013 0903_422 0903_421
0903_423
0903_424

結束第一天的行程,經羊角橋來到羊角島,正式入住接下來三晚下塌的地方-羊角島國際飯店,酒店位於大同江上的一個島,是平壤市中心絕佳又特殊的地理位置,來到平壤的外國遊客都集中住在羊角島國際飯店,亦即把我們困在島上集中管理,對外交通只有通過羊角橋,且有軍人把守,封閉的島加上封閉的酒店,與平壤市區完全隔離,遊客要離開羊角島是絕對不可能的。

想要外出嗎?我們晚上試過走到馬路,環境漆黑得隨時有人飄出來的感覺,泛黃的街燈照明,每一個燈柱相隔很遠,遠望大馬路陰陰暗暗的、寂靜得又可怕,沒膽量逃出更遠的地方,不過在酒店戶外範圍活動倒是蠻自由的,只是每次回來都天黑了,天黑之下而照明不足總是離不開太遠,我有小小要求就是走到岸邊都未能做到,只能走到飯店外的停車場,唯一的夜景除了眼前被投射強勁燈光的酒店外牆之外,就只有隔著大同江的遠處所見到的主體思想塔,熊熊火焰的塔頂不難不被看見,其餘一切黑暗,什麼都看不見。

羊角島國際飯店建於1995年,有一千多間客房,為朝鮮最豪華的高級飯店/特級旅館,據酒店的官方資料說明,地下一層有澳門何氏管理的中餐廳、夜總會、桑拿及賭場;一樓有泳池、按摩室、保健中心、保齡場、台球場、卡拉OK房、理髮室、美容室等;而二樓設有可容600人的宴會廳,亦即吃早餐的地方,以及四間分別為朝鮮菜、中國菜、西洋菜等餐廳;而47樓是旋轉瞭望式餐廳,設有130個座位的圓形餐廳,可以邊用餐邊俯瞰平壤市景,難得來到一定要來這裡轉一圈。

而酒店大堂位於二樓,大堂樓底高之餘,內裡裝潢都是雲石地板、水晶燈、彩窗以及木製家具等,加上掛著牆上的一部平面電視機正播著北韓國營電視台新聞,一切都好有復古氣息此外,前面有電梯大堂及登記櫃位之外,右面為國際通信站,可以辦理郵件服務、長途電話等,還有茶室、貨幣兌換處、商店、書店、照相館等,商店更可以買得到人蔘製品、泡菜、醬料等朝鮮土產食物,也買得到北韓製的啤酒飲料等,還有進口貨的零食、飲料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