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不快樂

生日快樂,其實一點都不快樂。看看這一兩年的香港亂局,有些創傷回不去以前,快樂變得奢侈找不到純粹,即便不想大一歲,但現實卻迫我要長大,對未來的期許逐漸變得離地,隨之而來是失望、無奈,自己也變得沉寂。過去日復日的不停抱怨,慢慢剖析內心深處的想法,更堅持我所認為的價值觀,不用得到別人的認同,當然有志同道合的話就不會那麼孤獨無依,但很少。

有朋友問為什麼封閉自己,其實我沒有這樣子的想法,卻被定義成怎麼樣的人,真冤枉啊~我相信很多水瓶座的人都很需要個人空間且私密的,非得要解釋澄清也有夠累的,有些朋友被我的突然沉靜而憂慮,其實不想強顏歡笑而已,無力感就是充斥在我身上,我只有當一個人的時候是自在的,鑽牛角尖只是一剎那而己。我沒事?在不可能實現的情況下,講出做不到承諾是為虛偽、偽善,誠實表達我有事也沒什麼不對,現在落落大方面對一堆鳥事都不甚驚訝,世界太荒謬無力改變,能夠自由呼吸是難能可貴的事情,珍惜仍在我身邊的人事物。

以及很想跟大家說,人大啦就要提高個人修養、墨水拋書包咁啦,所以最近看非常多的電影、劇集、小說、遊記奇聞,好奇心的探索精神力保青春嘛,祝我生日「快樂」。

#謝謝所有朋友的生日祝福

香港故事(三):龍獅盾紋章

26/1|香港開埠180週年紀念日 Happy Hong Kong Day!

1959年採用的香港紋章(Coat of Arms of Hong Kong)

龍獅盾紋章為香港盾徽於1959年開始採用的徽號,亦為第四個版本的香港旗採用。海水波紋圍繞綠色島嶼,為英國最初佔領的的香港島,正中間的盾牌上方繪有「海戰金冠」,以船首形狀打造的頭冠為海軍艦隊常見的設計元素,下方為兩艘中式帆船,寓意早期的香港海上貿易,城牆城垛為紀念香港在1941年的香港保衛戰。而盾牌的左方和右方,分別有代表英格蘭的皇冠獅子,以及代表中華文化寓意的龍,以站立的姿勢互相對望,作為盾牌的護盾獸。盾牌上方有一頭面向左方的小獅子,其雙手握著一顆珍珠,寓意香港是「東方之珠」。

…更多

香港故事(二):阿群帶路

26/1|香港開埠180週年紀念日 Happy Hong Kong Day!

1870年開始英國正式授權香港使用的英屬香港紋章(攝於「香港節:壹佰捌拾」)

香港公印(Public Seal of Hong Kong)為英屬香港的官方印章,總督代表英王使用該印章,主要用於立法局通過的條例及其他重要官方文書,而阿群帶路圖則為香港公印(Public Seal of Hong Kong)的構圖之一,是香港割讓予大英帝國成為英國殖民地後的標誌之一,由設計師Messrs. Thomson & Son of Wapping於1868年所設計。「阿群帶路圖」在主權移交前,可謂香港無處不在,計有九廣鐵路標誌、皇家警察徽章,還有香港紙幣等。

…更多

香港故事(一):香港開埠

【26/1|香港開埠180週年紀念日 Happy Hong Kong Day! 】

1937年香港島全景(英國國家檔案館)
英屬東印度商船(Zolima CityMag)

《南京條約》簽訂於1842年,而香港開埠的日子是1841年1月26日,因為當時的英國海軍上將查理·義律爵士,背著大清皇帝與兩廣總督琦善私下簽訂《穿鼻草條約》,砲艦硫磺號(HMS Sulphur)率領海軍在上環水坑口(Possessionp Point)登陸。

英軍總司令伯麥·維基(Gordon Bremer)主持升旗(英國國旗)儀式,皇家海軍陸戰隊鳴槍、軍艦鳴炮,表示正式佔領香港,首府為維多利亞城,這個海島被定名為「香港島(Hong Kong Island)」(香港名稱來由見下篇:阿群帶路)。從那時起,「香港」一詞才出現成為現化意義的政治載體,翌年簽訂《南京條約》割讓。

#港島仍存有維多利亞城界碑 #水坑口現為荷李活道公園

香港故事系列
香港故事(一):香港開埠
香港故事(二):阿群帶路
香港故事(三):龍獅盾紋章

2020年,我討厭你。

2020年還沒結局,我就想寫一下所謂的回顧,反正都不會有什麼大反轉,也籍此寫一下文字抒發情緒。本來年度總結該是有好也有壞的,然後展望來年做個更好的自己,而這年來香港局勢動盪不安,無人能夠擔保以後能否做到過去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於未知的未來只能最壞打算,唯有現時一切安好,就好。

閒來無事只想一個人,不想跟朋友碰面,限聚令、社交距離都只是個擋箭牌,別管我是否有社交恐懼定社會焦慮,朋友突然關心讓我恐懼,精神壓力來自拒絕的當下,如果說邀約是為了陪伴,我不是適當人選,反而該保持適當的距離,給我喘息的空間。當我一個人慌了,哭不出來卻急著找個哭點,最好就是看一套悲情電影,在戲院裡安靜地順著真正的情緒發洩,於我而言沒有人會是最佳聆聽者。

人類非常渺小也很脆弱,不管傷心難過、痛苦悲憤,任何情感都有疲勞轟炸的時候,你快樂時我笑不出來,你傷心時我冷酷無情,明明早已遍體鱗傷,為什麼要依附別人的心情,甚至裝作大聖人,圍爐取暖也是一種轟炸,這年頭還嫌不夠累嗎?我只是想忠於自己內心而已。

還有一直藏住的那份情,謝謝你讓我愛上你,儘管結果並不如我所想,跟你去美國是個很快樂的日子,陪我在聖莫尼卡碼頭逛著,也去高級餐廳吃飯,如今沒有你,和牛跟清酒也孤獨了。這年夠累了,很想推倒一切重頭來過。

2020 in retrospect:

頭等艙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倒了!

疫情衝擊全球觀光業,日本連鎖膠囊旅館First Cabin母公司及四家子公司於4月24日向東京地方法院聲請破產,位於築地、京橋、都河原町三条、京都嵐山及柏葉等五家直營店即日起停業,並解僱400名員工,據報五家公司負債總額約37億日圓(約3445萬美元)。

First Cabin開業於2006年,在日本全國有26間分店,每晚客房價格4000至6000日圓(約288至432港元)。在東京奧運前夕,日本旅館業競爭趨激烈,First Cabin在截至2019年3月的一個財政年度,已出現8600萬日圓(約620萬港元)赤字。至今年各地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其入住率於3至4月跌至只有一成,日本政府因應疫情發布緊急狀態令後,集團旗下部分旅館關閉,最終宣告破產。

疫情來襲牽連甚廣,以飛機頭等艙為概念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不敵疫情聲請破產!而最近一次入住是2018年8月,趁著築地場內市場搬遷前的最後光景,要一睹吞拿魚競投拍賣活動,由於每一營業日僅開放兩場共120人進場觀看,特意安排入住築地市場附近的First Cabin,方便清晨徙步到築地魚市場,爭先搶位參加呑拿魚競投拍賣的「見學體驗」!

前一晚在錦系町獨食牡蠣拉麵,返回膠囊旅館經已晚上9點鐘,趕緊洗完澡就倒頭大睡,準備翌日半夜出發到築地市場,因此幾乎沒有好好享用館內的設施,不過要在東京愜意度過其實也是妄想啊,待在東京總是早出晚歸,比上班更忙,如今已經沒機會入住第二次,以下就記錄一下關於我入住膠囊旅館First Cabin的小遊記。 頭等艙的豪華膠囊First Cabin,倒了!

被詛咒的東京奧運會

東京成功申辦奧運會有3次,分別是1940年、1964年、2020年,只要申辦從未輸過!最早期希望申辦的1928年奧運會,遇上關東大地震而未有申辦。

首次成功申辦的1940年奧運會,卻在1937年因發動侵華戰爭而爆發中日戰爭,戰爭行為違反奧林匹克精神而讓出主辦權,改由芬蘭赫爾辛基舉辦,由於正值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最終取消1940年奧運會;
第二次成功申辦的1964年奧運會,等了24年終於首次成功主辦東奧會,然而奧運前後卻發生安保鬥爭下的大型學運暴動,政治問題立立亂;
第三次申辦2020年奧運會,再一次奪得主辦權,舉行在即爆發武肺疫情,未能如期舉行但並不取消,而係押後至2021年舉行,為現代奧運會誕生124年以來的首次,同時破天荒首度出現「單數年」的奧運會。

聖火抵日隨即熄滅,只要是東京奧運會,總是多災多難。

距離

「一個人平白無故離開你的生活圈,不必為對方的離開想一個原因,純粹只是大家的距離增加。」

在社交網站看到有人提到〝距離增加〞,這四個字猶如當頭棒喝,豁然明白當中的含義,人生雖然沒有很多個十年,但每個十年絕對可以把某段人生所擁有的,變得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另一種人生,尤其頭三、四十年變化是最大。

我曾經問過一位朋友,為什麼有待過澳洲工作假期,最後同樣在珀斯市落地生根,彼此都知道雙方的存在,同是異鄉人反而成為陌路人?那句「為什麼?」讓我朋友要揣摩一下怎麼回答,因為真的沒有答案,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讓兩個人分道揚鑣,只能說人生路上的不同階段,本來就存在著不同的朋友,譬如說童年有兒時玩伴、青少年有同窗陪你揮霍青春,年紀再大要工作了,就有社會上要交際的朋友,再來就是自己選擇的生活圈子 距離

登・富士山之巔

延伸閱讀:

媒體報導|明報|副刊旅遊 D1版 – 20190817

從日到夜 體能大考驗 征服富士山 迎接「御來光」

…儘管橫跨靜岡和山梨縣的富士山是一座活火山,隨時可能再次爆發,每年慕名來挑戰攻頂的人仍超過20多萬人次。海拔3776米,不算特別高,但要攀上富士山頂峰並不容易,還可能要克服高山反應的問題。至於登山,其實有多條路線選擇,易難程度不一,筆者選了適合新手的熱門路線—富士吉田口的五合目…更多

又一篇副刊旅遊登報,篇幅所限被大幅刪減千字,不能盡情分享更多,唯有在此分享啦!

IMG_7009 IMG_7102

出發登頂|

一般登山都是兩日行程,由五合目起步到八合目的山小屋過夜,登山道開放時間由7月至9月初,由於筆者只能買到稍晚出發的直通班次,下午三點才開始從吉田五合目登山,要趕快出發跟上大隊登上八合目,一開始是坡度平緩的步道很是輕鬆,雖說從五合目出發,看似省卻從山腳出發的一半路程,但從五合目登上八合目需要至少五、六個鐘,而登山路線並非筆直般向上,而是蜿蜒連綿的「之」字形路,每走過一段路,望望海拔高度都只是緩慢上升,與其他山峰的健行路線比較,富士七合目以上一帶都是貧瘠空曠,登山過程中不時要跨過大石,且沒有林木遮蔽,俯瞰富士山下的景色也漸漸消失在雲中,剩下的就只有砂土和密雲,沒有什麼難忘的壯麗景色。

登・富士山之巔

 

IMG_7374媒體報導/從日到夜 體能大考驗 征服富士山 迎接「御來光」

【明報專訊】日本富士山,不論從任何角度觀看,都是近乎完美的錐狀山形,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地標。對於當地人來說,其魅力來自它的神聖地位;對於我此等行山愛好者來說,征服日本第一高山有如人生成就解鎖,而且日本有句諺語:「一次也沒爬過富士山是笨蛋」,很明顯,我不想做笨蛋!

儘管橫跨靜岡和山梨縣的富士山是一座活火山,隨時可能再次爆發,每年慕名來挑戰攻頂的人仍超過20多萬人次。海拔3776米,不算特別高,但要攀上富士山頂峰並不容易,還可能要克服高山反應的問題。至於登山,其實有多條路線選擇,易難程度不一,筆者選了適合新手的熱門路線——富士吉田口的五合目。(more….)

原文刊載於 2019/08/17 明報副刊 D1